徐州門戶網站  >   娛樂  >  正文

大量國產科幻片即將陸續上映 急需自己的文化內核

  大量國產科幻片即將陸續上映 急需自己的文化內核
  
  原標題:大量國產科幻片即將陸續上映 急需自己的文化內核


  
  《流浪地球》的大賣,讓科幻片成為國產電影市場的下一個風口。《上海堡壘》、《拓星者》、《刺殺小說家》、《末日拯救》等國產科幻片也將陸續跟觀眾見面。在剛剛落幕的上海國際電影節上,科幻片也成為了熱門話題和熱點關注。在“電影·科技·未來——科幻電影的想象空間”金爵論壇上,多名國內外科幻片制作者表示,國產科幻影片當下最主要的是盡快找到中國人自己喜歡的故事和人物,跟本土的觀眾做情感上的共鳴,這是目前擺在科幻電影制作者面前的難題。
  
  《拓星者》的導演張小北表示,對于科幻電影來說,必須留一定的時間給到視覺場面的展示,實際上留給塑造人物的空間會更小。但是科幻電影的戲劇沖突性更加極端,所以如何在視覺刺激和人心、人物空間之間找到平衡點比較難。他認為,《流浪地球》大火后,創作者再繼續做中國科幻電影的時候,大致有了一個參考點,“中國觀眾在哪些人物關系和情感點上可以接受,國產科幻片更偏向于人物情感和演員的表演,而外國觀眾更喜歡科幻片中的場面和特效,這是有文化差異的問題。”
  
  張小北覺得,中國科幻電影未來最大的挑戰就是怎樣找到適合中國科幻電影的敘事結構。國產科幻電影大部分從小說改編過來,“現階段還沒有找到適合電影的原創方式,大家更傾向于改編小說,但實際上真正適合科幻電影的故事,應該是原創,這是最適合電影本身的。”
  
  《上海堡壘》的導演滕華濤說,現在電影技術手段已經是非常全球化的手段。這次《上海堡壘》的整個特效管理由中國公司來做,管理七個國家的十幾個團隊,“我們也想嘗試在后期特效這一塊,中國的團隊開始熟悉這些流程,通過《上海堡壘》帶出來一批中國制作公司。”
  
  “我很驚訝地看到中國電影做得這么好,我完全理解為什么《流浪地球》這么成功。” 羅蘭·艾默里奇拍攝過《獨立日》、《后天》等科幻大片,他是德國人,卻在好萊塢取得巨大成功。說起《流浪地球》,他贊不絕口,“這讓我想起我自己的電影,有非常多的視效,真的是讓我驚艷。它是非常中國化的一部電影,講的是一群人的故事,必須是一個集體,而不是個人。”
  
  他認為,每部電影都要找到自己的風格,“我們去日本、美國、中國,會很自然地體會到文化上的差異,假如一部電影把場景設在日本,也希望能模擬那樣的文化感受”,他覺得科幻電影必須要有自己的特點,“我覺得這個行業越來越往全球化的方向走,而不局限于好萊塢。”
  
  保羅·富蘭克林長期跟克里斯托弗·諾蘭合作,曾經制作過《星際穿越》、《盜夢空間》等影片。他說,《流浪地球》讓他更好地了解了中國人的思路,“對于中國歷史的思考,對于中國以及宇宙觀、世界觀的思考,這些都讓中國的科幻非常有前景。”
  
  《流浪地球》導演郭帆在“電影行業如何構建有效的工業化標準體系”金爵論壇上也分享了自己的觀點,他認為,科幻片跟現實主義題材不一樣,在科幻片里面,世界是要被重建的,這些世界不是真實的,所以要建立新的世界,“第一要義是讓觀眾相信,如果觀眾不相信這個世界,也不會相信里面的人物和情感,相信是最重要的。”
  
  在此基礎上,文化內核就是國產科幻電影的靈魂,“《流浪地球》面臨大危機時選擇的離開方式是帶著地球逃離。這是因為對土地的深厚情感是中國人固有的,這是我們的文化內核。”
  
  郭帆認為,目前判斷一個國產科幻電影故事的好壞,有兩個要點:一個是故事中的情感是強烈的、跟中國觀眾共情的;第二個是有鮮明的中國文化特征。“我們最大的弱項是電影的工業化,最大的優勢是文化。100個劇本中刷掉95個劇本,還剩下5個劇本,這個情況下增加一個標準,就是有沒有強烈的中國文化特征,如果有的話,我們就去選擇做。”
  
  郭帆說,當下最適合做國產科幻片的是災難題材,其次是太空的冒險部分,“這個都是有現實依托的”,至于外太空的戰爭、人工智能、超級英雄等題材,可能還需要等一段時間,不過郭帆也坦言,自己最近看了路陽導演的新片《刺殺小說家》中的一部分剪輯,里面有一小部分關于超級英雄的東西,“那個處理挺好的,也許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性。”(本報記者 王金躍)
*圖文來源網絡 如有侵權 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企業媒體分類資訊-彭城視窗

Copyright © 1996 - 2016 865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彭城視窗 彭城社區 蘇ICP備05063195號 經營許可證編號:蘇B2-20150194

聯系我們|86516.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權所有 徐州神往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0期图